【老罗看改革开放40年】长期以来,不少人误信“中国消费增长疲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01:51

  本文大概3600字,读完共需4分钟

  作者罗思义(John Ross),国内网友亲切称呼他为“老罗”,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他曾任英国伦敦前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现在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是罗思义研究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系列文章之一,本文刊于2月24日“新财迷”微信公众号,原标题是《改革开放40年 曾看衰中国的专家们都已被“打脸”》。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取得了如下成就:

1.人类史上主要国家中最快的经济增速;

2.经济持续快速增长阶段,大幅度地提高生活水平所惠及的人口,远超人类史上其他任何国家同期人口。

上述历史事实,在本系列文章的前两篇文章《成就这一震惊世界的“奇迹”,中国只用了40年!》和《远超德日英美!40年前这一“举措”,中国实现人类史上伟大成就!》里,为大家做过介绍。

尽管中国取得这些非凡成就,但有必要指出,GDP增长不应是制定经济政策的目的,而只是实现其他目的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手段。中国制定经济政策的根本目的应是提高中国老百姓生活条件,实现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因此,了解哪个是目的,哪个是手段,极其重要。如果把GDP增长设为主要目标而非实现其他目的手段,一味追求GDP增长,那么将因污染、危险的工作场所损害环境,无法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等等。

了解目的和手段之间的正确关系固然极为重要,但不能像泼洗澡水结果却把婴儿丢掉那样,不分主次轻重。人类发展水平的最佳指标——预期寿命与人均GDP增长之间存在极强的相关性证明,虽然经济增长不是人类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但它是实现人类福祉必不可少的手段——国际比较表明,人均GDP差异对国家间预期寿命差异高低的影响率超过70%。

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人类生活水平的直接物质基础——消费。经济发展的目标是促进消费增长的可持续性。可持续性包括保护而非损害环境,这令消费快速增长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可能。但这方面的目标应是消费增长,而非GDP增长。消费增长与GDP增长之间存在极强的相关性意味着,GDP增长是实现消费增长的不可或缺的手段。正如下文所示,GDP增长对中长期消费增长的贡献率超过80%。

  国际媒体和部分中国媒体对消费存在误读

  改革开放以来,国际媒体和部分中国媒体对消费增长问题存在误读。他们时不时宣称,“中国消费增长疲软”。但这是因为他们混淆了“消费占GDP比重”与“消费增长率”这两种不同的概念。正如下文所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消费增速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中国消费增长疲软”这一错误观念存在的原因,将在本文结尾进行论述。下文将首先运用实事求的方法,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其他国家消费增速,进行国际比较。

  中国与发展中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速比较

  遗憾的是,现在可查到的居民消费增长数据不如GDP数据多。世界银行提供的居民消费国际可比数据普遍是从1960年开始,且不包括中国台湾数据。但幸运的是,数据的局限性对于形势的分析,事实上并未产生重大影响。主要原因有两个:

1. 中国居民消费增速领先其他国家太多,导致将其他数据包括在内也不会改变形势;

2.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是在二战后,以及从20世纪60年代起。以增速仅次于中国的亚洲四小龙为例,1950—1960年中国台湾GDP年均仅增长8.0% ,1960-1970年为9.6%, 1980-1990年为9.8%;1950—1960年新加坡GDP年均仅增长 5.3% ,1960-1970年为 9.2%, 1970-1980年为 9.0%;1950—1960年中国香港GDP年均仅增长6.9% ,1960-1970年为8.9%, 1970-1980年为 9.0%;1950—1960年韩国GDP年均仅增长 5.% ,1960-1970年为8.7%, 1970-1980年为8.4%。

下文将首先对中国与经济快速增长之初的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长进行比较,然后再对中国与发达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长作比较。

鉴于此,图1为大家呈现1960-2016年10大发展中经济体各自38年居民消费增长最快时期增长率比较。有必要指出的是,主要经济体是指人口超过5百万的经济体。可以看出,1978-2016年中国居民消费增长1816%,年均增长 7.9%,增速超过任何发展中国家;第二高的是中国香港,1961-1999年其居民消费增长1605%。但2017年中国香港人口仅有740万,只刚好满足主要经济体的人口标准。就居民消费增长而言,继中国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经济体是韩国,2017年韩国人口为5140万, 1964-2002年韩国居民消费增长1479%。与中国最具可比性的真正的大经济体则是印尼和印度 ,1966-2000年印尼居民消费增长 920%,年均增长6.0%;1978-2016年印度居民消费增长752%,年均增长5.5%。

显而易见,中国居民消费增速远超其他主要发展中经济体。

图1

  中国与发达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速比较

  本节谈中国与发达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速比较。并非所有发达经济体二战前很长一段时间的数据都可查到。但仍然可以看出,发达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速都不如中国。这显然有两个原因:

1.大型发达经济体中居民消费增速最快的是二战后的日本,但日本长期数据显示,其居民消费增速没有中国快;

2.发达经济体居民消费增长最快时期是在二战期间或二战后,而非二战前,而且主要经济体这一时期的数据都可查到。

图2呈现的是中国与美国、日本与英国三个发达经济体各自38年居民消费增长最快时期增长率比较,包括二战前后数据。可以看出,日本居民消费增速远超美国或英国。 1946-1984年日本居民消费增长1554%。有必要指出的是,由于战败后经济遭受毁灭性的破坏,1946年日本经济起点很低,当年日本居民消费能力受到严重抑制。也即是说,由于统计效应,1946-1984年日本居民消费增长1554%这一数据有所失真。但即使将战败后经济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令消费受到严重抑制这一例外情况排除在外,日本居民消费增速仍远超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比如,1950-1988年和平时期,日本居民消费仍增长1236%。1978-2016年中国居民消费增长1816%,甚至远超1946年起点很低数据有所失真的日本消费增速这一事实显示,中国居民消费增速远超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再者,1933-1971年美国居民消费增长473%,1969-2007年英国为281%,显然远落后于中国。也即是说,中国居民消费增速是美国的近4倍,英国的6倍多。

概括地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居民消费增速快于任何发展中或发达经济体,创造人类史上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的居民消费增速。

图2

  中国与发展中经济体总消费增长比较

上文对居民消费进行了分析,本节谈谈总消费。虽然居民消费占消费的最大一部分,也是GDP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消费还包括政府消费——通常集中在医疗、教育、治安、环保、消防、救灾等领域。遗憾的是,大多数国家的总消费(居民消费+政府消费)长期数据并不完整。世界银行提供的总消费国际可比数据仅从1990年起。鉴于此,只能对1990年以来中国与其他国家总消费进行比较。但正如居民消费比较一样,中国总消费增速远高于其他任何国家。

为让大家对此有更深的了解,图3为大家呈现1990-2016年发展中经济体总消费增长比较。可以看出, 1990-2016年中国总消费增长990%,远超其他任何主要经济体。总消费增长490%的马来西亚则居第二位。也即是说,这一阶段中国总消费增速是其他任何主要经济体的2倍多。

图3

为体现完整性,特在比较中加入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发展中经济体。应指出的是,1990年后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许多经济体总消费增长特别强劲,表现远优于亚洲一些发展中经济体。正如图4所示,1999-2016年中国总消费增长990%,无疑仍为世界最快增速。总消费分别增长 498和468%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则仍居第二位和第三位。但莫桑比克、卢旺达、乌干达、智利和多米尼加也跻身总消费增长最快前十的国家。

因此,就总消费增长变化而言,世界前十国家构成情况,不会改变1990-2016年中国总消费增速是其他任何国家的两倍多这一形势。

  图4

  中国与发达经济体总消费增长比较

本节谈中国与发达经济体总消费增长比较。正如图5所示, 1990-2016年中国总消费增长990%,美国为188%——中国总消费增速是美国的五倍多,进一步超过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换言之,中国总消费增速远超主要发达经济体。

总的来说,中国总消费与居民消费增速快于任何主要国家。

  图5

  有些人对消费存在误读在于混淆了两种不同的概念

  正如上述国际与历史比较数据所示,结果显而易见。由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消费增速远快于其他国家,这一阶段中国也创造了世界历史上最快的生活水平增速。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会有人提出“中国消费增长疲软”的错误说法呢?

这是因为那些散布错误说法的人混淆了两种不同的概念:

1.首先是“消费增长率”与“总消费水平”之间的区别;

2.其次是 “消费占GDP比重”。

证明两者不一样是很容易的。中国在消费领域的目标,应是消费而非消费占GDP比重的可持续快速增长。国际数据显示,2016年消费占GDP比重最高的国家/地区按先后顺序依次为阿富汗、也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莱索托、塞拉利昂、布隆迪、科摩罗、摩尔多瓦、斐济、中非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和津巴布韦。但这些国家/地区生活水平并不高,而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地区。就222个国家的GDP水平而言,阿富汗排名第203位,也门排名第195位,加沙和约旦河西岸排名第188位, 莱索托排名第186位, 塞拉利昂排名第214位,布隆迪排名第 221位,科摩罗排名第211位,摩尔多瓦排名第161位,斐济排名第130位,中非共和国排名第222位,吉尔吉斯斯坦排名第181位,津巴布韦排名第 200位。中国的目标当然不应是效仿这些国家。简言之,消费占GDP比重高并非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值得追求的目标应是消费的可持续快速增长。

尽管如此,不能像泼洗澡水结果却把婴儿丢掉那样,不分主次轻重。如图6所示,GDP增长与总消费增长之间的相关性非常高,为0.82。两者之间如此高的相关性意味着,就中长期而言,如果GDP不能高速增长,是不可能实现消费的高增长的。换句话说,虽然GDP增长不是经济发展的终极目的,但却是实现高标准生活水平,以及快速提高生活水平的不可或缺的手段。

  图6

  结论

对消费的国际与历史比较清楚地证明了如下两点:

1.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人类史上主要国家中最快的消费增速和生活水平增速;

2.宣称“中国消费增长疲软”的说法是混淆了“消费占GDP比重”和“消费增长率”两种不同的概念,后者对生活水平而言最重要。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